继承人的战争二

李克用外号飞虎子,朱温赐名朱全忠。

李克用在一次勤王过程中被唐朝封为晋王,也是承认事实山西基本他说了算。朱温在干掉丞相,干掉皇后,迁都废帝,九曲池宴会一举勒毙九位唐朝亲王后,受禅为梁皇。

两个人都是唐末镇压黄巢起义起的家。在攻打黄巢的过程中,应该是都见识到了对方的可怕。朱温酒后下死手,应该也有这原因。但当时两人都没有直接开战,而是在朝廷调和下,暂时休战。因为当时不止有他们两个军阀,可以说大唐经过黄巢起义这一击,已经事实死亡了。南方还好,北方成渣了,一个郡少说两藩镇对峙。这俩哥们要想最后对决,得先在群雄兼并的战争中活下来。

朱温看看自己地盘位于河南中间,这是个征战四方的好地方,四边都能打人,也都能挨打。还没等他考察个大概,旁边用人肉充饥的秦宗权就来干他了。秦宗权曾被黄巢击败,二话不说就磕头投降。黄巢挂了,二话不说自己直接称帝了。但要说这吃人带盐的魔头还是有两把刷子的,连破七八各州,一次大爆发直接打进洛阳。当时正是上升期,手下军队越聚越多,地越来越大,史书说“西至关内,东极青齐,南出江淮,北至卫滑,鱼烂鸟散,人烟断绝,荆榛蔽野”。一度压得朱温抬不起头。

朱温知道再这样下去,自己就要加盐入口了。死拼,只能死。要想拼只能求援。他向天平节度使朱瑄结好,约为兄弟。朱瑄知道秦宗权下个目标就是自己,就和朱温联手进攻秦宗权。死之前应该有一点后悔这个决定。

两面开战的秦宗权渐渐不支,感到形势不对的他决定集中力量先消灭朱温。发兵数万大军包围朱温所在汴州,结营三十六寨,兵力超过朱温几倍,以为胜券在握。却不料朱温手下大将朱珍偷袭青州获得战马数千匹,赶在大战前回家。朱温大喜过望,展开绝地反击。毫无防备的秦宗权军被骑兵突击,数寨被攻破。朱温另一亲随郭言募兵归来,加入战局再度大败秦军,又一次连破数寨,朱温军士气大振。

秦宗权在蔡州听到战败,大怒,亲自领军进攻朱温。和朱温结盟的天平节度使朱瑄,尾随而来,与朱温合兵一处。秦宗权不愿撤退,竟然坚持打了一天,被杀数万,元气大伤,退往蔡州。朱温控制河南大部。

之后朱温对盟友下手,诬陷朱瑄诱惑他的士兵跳槽,加入朱瑄军。还写信质问朱瑄。朱瑄也不是善茬,直接回信和朱温开战。朱温派大将朱珍攻打朱瑄,朱瑄让亲信朱裕诈降朱珍,朱珍信以为真,进攻朱瑄所在地郓州。来到郓州,朱裕让城门大开,并让朱珍赶紧来玩,晚了朱瑄就来了。朱珍赶忙进城,先锋军进入后,郓州城的千斤门闸突然落下。东道主朱瑄突然杀出,朱珍大败,朱温得知后大骂朱珍无能,朱瑄卑鄙,朱裕无信。

朱温背叛盟友不利,被盟友的小弟涮了一把。只能将目光重新放在老对手秦宗权身上。结营二十八寨围困蔡州。不利退回,但之后秦宗权被部下所擒。朱温势力更盛,开始了北向作战,把目光放在了河北之地,这也是兵家必争之地,得此地可挥兵攻晋地破太原,消灭李克用。

朱温决定先拿下徐州时溥。派大将朱珍和李唐宾攻击徐州。开局不错,一举破萧县。朱温就要亲自攻破徐州。朱珍听到领导莅临军营,下令大扫除。李唐宾本来和朱珍就不对付,认为军人就是要打仗,打赢就行了,其他都扯淡。就没怎么收拾。朱珍看到不爱卫生的李唐宾部,很生气,说了些卫生都搞不好,怎么打胜仗之类的,还要申明军纪。按理说这事就算了,等朱温来两边再吵架,让朱温裁决。但李唐宾气血上头,冲进朱珍营帐,要和领导比划比划, 朱珍也没控制,直接把李唐宾桶个对穿。两边都是暴脾气啊。按理说朱珍干了这么个事,要不然自己跑,要不然带部队叛逃算了。结果朱珍竟然诬陷李唐宾叛乱,说自己是维护秩序杀了他。

消息传回朱温这,朱温一下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当时就要带兵修理朱珍。但朱温第一谋士敬翔拉住老板,让他稳住朱珍,免得朱珍反了。朱温于是扣押李唐宾家属,安抚朱珍。接着朱温亲自来到萧县。开始还两边对笑,气氛温和,但朱温看清场面后,突然大怒,拿下朱珍,立刻斩首。

接着攻击徐州,但徐州是坚城,很难打,加上连日大雨,只能放弃。徐州时溥看下一次徐州必被朱温攻破。开始向河东李克用,郓州朱瑄求援。李克用和朱瑄都看出朱温可怕,开始联手增援,给朱温找麻烦。

朱温看到自己遭到围攻开始想办法反击,他上表唐朝宰相张浚,让他进攻李克用,讨伐不臣。张浚这个文官真的是不太行,也不看看这天下什么状况,朝廷就这点力量了,怎么能轻易使用。竟然真的进攻李克用。作为武将张浚直接是不行,被李克用的十三太保干净利索收拾了。但给朱温争取了四处扩张的时间。

朱温打服魏博牙军,魏博就是著名河北三镇的领头的。安史之乱结束后,集天下雄兵进攻,结果打到最后反叛不断,唐皇下罪己诏的地步。时人称“长安天子,魏博牙兵”。动不动砍老板,不止反唐王朝,上来劲了打自己节度使玩。所以朱温只是暂时压住了魏博。

李克用和朱瑄在一次向朱温发起挑战,朱温决定先打朱瑄。朱温唯一一个还算正常的儿子,长子朱友裕带十万兵向朱瑄进攻。朱温军又一次攻到朱瑄郓州大本营,却又再一次中伏,朱瑄在郓州斗门大败朱友裕。朱友裕这坑爹儿子没告诉老爹朱温,自己跑了,后军朱温本人也被朱瑄埋伏,史载左右驰射,矢发如雨,贼骑千百,披靡而退。朱温自己差点搁里头。

被朱瑄接二连三的打败,朱温知道更不能上头,只能先打徐州,剪其支翼。再一次派朱友裕领兵十万攻打徐州。这一回朱温派大将霍存暗中保护。朱瑄堂弟朱瑾领兵两万救援徐州时溥。霍存三千骑兵,看看对方阵仗,感觉不太行。就躲了,然后飞报朱温长子朱友裕,让他知道朱瑾偷袭来了。朱友裕得报引军前来。朱瑾悄悄前进打枪不要的,到达徐州石佛山下。被霍存和朱友裕前后夹击大败而回。

朱友裕继续围困徐州,却被朱温养子朱友恭诬告谋反。这事真邪乎,朱温老对头李克用,养子们也内斗得一塌糊涂,但没人敢在李克用活着时候,触亲儿子李存勖的霉头。这朱友恭一个养子搞朱友裕这种太子级的人物干什么。更牛的是朱温得讯大怒,要收拾朱友裕。朱友裕知道了竟然跑到深山躲避。看看朱温对长子这个样,日后就是不爬灰,恐怕和儿子们也没法善了,真是失败的父亲。

徐州数月未下,朱温忧虑想撤退,但第一谋士敬翔力劝朱温坚持,称徐州旦夕可下。朱温决定亲赴徐州,调整部署,强力攻城。一举攻破徐州,时溥自杀。

朱温开始全力攻打朱瑄朱瑾两兄弟,双方互有胜负。朱温感到不能全力攻打朱瑄,是已经投靠李克用的魏博镇所阻。决定先收复魏博,挑唆晋军和魏博关系。再加上晋军军纪混乱,大肆破坏魏博,遭到魏博反感。魏博节度使罗弘信感到威胁,发兵夜袭,击败十三太保之一李存信。李克用让长子李落落发兵反攻,被朱温大将葛从周打败俘虏。朱温让罗弘信斩杀李落落,从此魏博与河东绝交。

失去魏博支持,朱瑄朱瑾兄弟抵挡不住日益强大的朱温进攻。先后被击败。朱瑄被杀,山东一带的王师范和魏博一样臣服朱温。朱温开始大举进攻河北。

河北藩镇一时之间几乎全部跪伏,朱温接连攻城陷州。连李克用女婿,朱温老领导王重荣的儿子王珂都降了。又向西攻打陕西,岐王李茂贞认输。得唐昭帝。

朱温废唐昭宗立唐哀帝。

本文由 @admin 发布于 2022-08-06。

本文系 @admin 转载发布在 疯享网-免费发帖网站。如有侵权,可联系删除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5i818.cn/wz/33062.html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