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仁恭一生凶暴残忍妄自尊大贪恋享受到头来却是死路一条

仁恭原是唐末幽州节度使李可举手下的一名将领。李可举死后,刘仁恭在继任的李全忠、李匡威父子帐下任偏将,领兵镇守蔚州。当时蔚州的士兵因戍防逾期而不得轮换回家皆心生怨恨,口出怨言。恰逢李匡威兄弟二人为争夺节度使职位发生内江,李匡威被其弟李匡侍打败,退出幽州。刘仁恭趁幽州局势一片混乱便发动蔚州士兵反攻幽州,但到了居庸关时却被打败。背叛旧主的刘仁恭遂逃亡晋阳,投奔河东节度使李克用。李克用早已图谋吞并幽州,因此幽州降将刘仁恭的到来令他喜出望外。李克用对待刘仁恭很优厚,不但赏了他一个官职,还赐以良田、豪宅等刘仁恭在幽州站稳脚跟后,充分利用李克用和朱温两强之间的矛盾,谋取自己的政治、军事利益,其势力逐步扩大到北京、河北一带。

刘仁恭一生凶暴残忍妄自尊大贪恋享受到头来却是死路一条 第1张

随着自己实力的增强,生性贪婪的刘仁恭还欲谋求更大的地盘和势力。义昌军节度使卢彦威管辖沧州、景州、德州等地。刘仁恭早已看中了这块地盘,对此凯舰已久;同时这一地区产盐,在食盐贸易中卢彦威与刘仁恭存有利益冲突。唐昭宗乾宁四年初,刘仁恭派长子刘守文攻破沧州,占领义昌军的地盘,逼迫卢彦威投奔朱温。刘仁恭遂自行任命刘守文为义昌军留后。刘仁恭兵势益盛,自以为得到上天帮助,便有了吞并河朔地区的野心。唐昭宣帝天佑三年七月,朱温发兵攻打刘仁恭,双方战于沧州。刘仁恭为了弥补兵员的不足,强行征召沧州城内十五岁以上七十岁以下的男子,共约二十万人入伍为兵,并命他们自备粮食和武器。

刘仁恭一生凶暴残忍妄自尊大贪恋享受到头来却是死路一条 第2张

城中男子除少数侥幸逃亡外,其余皆被征用,以致城内间巷一空,不复见成年男人。为了防止这些人逃跑,不分贵贱,一律在他们面部刺上“定霸都”三字并涂上墨迹;甚至连读书人也不放过,在他们的胳膊上刺上“一心事主”四字。给士兵刺字的方法,始作俑者乃朱温,这样做是为了标明隶属关系,防止士兵逃亡。这一做法在刘仁恭这里得到空前发展。因为朱温还是在已招募的士兵身上刺字,而到了刘仁恭则是赤裸裸地用刺字来强招士兵了。所以刘仁恭的做法更为残暴、无德。脸上刻字的军士不敢再返乡,因为一旦被发现而逮捕就会被处决。他们的出路只有两条:一是继续当兵;二是转为流匪,变成危害社会的一个特殊社会阶层。沧州之围侥幸得解后,刘仁恭面对残局,变本加厉地虐害人民,搜刮民脂民膏,整日过着淫乱奢靡的生活,这进一步加速了他的灭亡。

刘仁恭一生凶暴残忍妄自尊大贪恋享受到头来却是死路一条 第3张

刘仁恭垄断了幽州地区的茶叶市场,禁止各地尤其是南方的商人前往幽州从事茶叶贸易。不仅如此,他还派人到山上采集树叶、草叶,揉制成假冒的茶叶卖给百姓,以此牟取暴利。这些“茶叶”又苦又涩,难以下咽,百姓怨声载道。他又下令制造、发行用胶泥制成的钱币。下令先前流通中的铜钱须折换成泥币之后方可使用,违令不从者一律严加惩处。经过这一番收兑,民间的铜钱被他囊括一空。接着,他又征发大量的石匠,在大安山上挖掘秘密洞窟,贮存通过泥钱交易掠夺来的铜钱。为防止秘密外泄,在洞窟完成之日,刘仁恭竟丧心病狂,惨无人道地把所有工匠全部杀害。刘仁恭常常担心幽州城不坚固,认为大安山四面悬绝,可以少制众,便于此山修建规模宏大的宫殿。宫殿修得金碧辉煌,其奢华与皇宫相比也不落下风,将奇珍异宝以及貌美少女充斥其中,极尽淫靡之能事。

刘仁恭一生凶暴残忍妄自尊大贪恋享受到头来却是死路一条 第4张

他又以道士为师,合炼丹药,妄求长生不老之术。刘仁恭就在大安山宫里日夜笙歌,纵欢作乐,而对于幽州城的政务则越来越不关心。正当刘仁恭享受着帝王般逍遥自在、穷奢极欲的生活时,他们父子之间的一场冲突,让他成了儿子刘守光的阶下囚。刘守光长期在刘仁恭卑劣行径的“熏陶”下,也成为一个贪婪好色的无耻之徒。他趁刘仁恭不在时,暗地里与刘仁恭的爱妾罗氏私通。刘仁恭发现此事后,狠狠地鞭答了刘守光一顿,并发下狠话不再承认这个儿子。刘守光怀恨在心,遂有叛逆之志。天佑四年三月,正当刘仁恭恣意享乐的时候,朱温派大将李思安进攻幽州城,此时的幽州城几乎没有任何防备。刘守光得知消息后,赶忙领兵奔赴幽州,并率领幽州城守军击退李思安部队。刘守光自以为守城有功,便宣布接替其父职务,自任幽州卢龙军节度使。

刘仁恭一生凶暴残忍妄自尊大贪恋享受到头来却是死路一条 第5张

接着他又派部将李小喜、元行钦率兵围攻其父刘仁恭所在的大安山宫。刘仁恭派兵据守,但他的守兵却不堪一击,李、元二将顺利攻破防御,俘虏了刘仁恭。“自作孽,不可活”,贪图享乐、不务正业的刘仁恭被押解回幽州,从此当起了儿子的阶下囚,时间长达五年之久,直到后来幽州城破,又成为李存助的俘虏。刘守光软禁其父刘仁恭后,开始大肆清洗刘仁恭的手下,手段极其残忍。凡是不服从于自己的、凡是曾与自己有过节的,均下令统统杀掉,连左右侍从和婢女也不放过。刘守光又于开平三年占领了其兄驻守的沧州城。攻下沧州之后,刘守光丝毫不念及亲情,杀死其兄刘守文、其侄刘延祚。在刘氏兄弟内证战争的蹂躏下,受伤害最大的还是无辜百姓。沧州城被围攻期间,又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状。

刘仁恭一生凶暴残忍妄自尊大贪恋享受到头来却是死路一条 第6张

因城中缺乏粮食,每斗米卖到三万钱,一颗人头也价值一万钱,遂出现了百姓吃土,军士吃人,驴马相遇时争着吃前方尾的惨景。刘守光软禁父亲、杀死哥哥之后,再无人可与之竞争,便“名正言顺”地统治起刘仁恭留下的地盘。他每日寻欢作乐、滥施淫威,终于招致失土、灭家之祸。昏庸无能却又妄自尊大的刘守光一心想当北方的盟主。李存助施以骄兵之计,联合几个节度使共尊刘守光为“尚父”,而暗地里却定下攻取燕地的计划。刘守光欲壑难填,最后竟于后梁乾化元年八月称帝,号大燕皇帝。同年底,在刘守光派兵南下易定军时,李存助派周德威攻打刘守光。晋、燕战争持续了接近两年的时间,晋军节节胜利,燕境大部为晋军所占领。乾化三年十一月,李存助攻破幽州,生擒关押在密室中的刘仁恭。

刘仁恭一生凶暴残忍妄自尊大贪恋享受到头来却是死路一条 第7张

刘守光携妻子、儿子仓皇逃往沧州,被当地百姓识破后逮捕并送回幽州。李存助在幽州城内发布告示,痛斥刘仁恭、刘守光父子的罪行。二人随即被押送至太原,沿途千里,所经之处,百姓无不聚观唾骂。李存助继位以后,将这三支箭供奉在祖庙里,立志完成李克用的遗愿。李存助命人把刘仁恭、刘守光父子带到祖庙,先将刘守光杀掉以祭奠先祖;然后又命李存霸押送刘仁恭至代州雁门山下李克用的墓前。李存霸刺破刘仁恭的胸膛,取其血祭奠李克用的在天之灵,接着将刘仁恭斩首。刘仁恭一生反复无常,凶暴残忍,妄自尊大,贪恋享受,然而到头来却是自掘坟墓,死路一条。

本文乃作者独家原创,未经允许请勿转载,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删除,谢谢!

本文由 @admin 发布于 2022-08-06。

本文系 @admin 转载发布在 疯享网-免费发帖网站。如有侵权,可联系删除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5i818.cn/wz/27477.html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