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:杀匈奴(14)

14、刺杀

傍晚,剧孟和南佳一起来到厨房。

秦可依正在忙着做饭,一见南佳当即大声道:“南佳,快过来帮忙!”

“九师姐,还没做好吗?我肚子好饿啊!”

“你每次来都这样,能不能换个说词!”秦可依笑道:“快,帮我生火,今天师兄弟们全回来了!”

“好吧!”南佳不情不愿地走进厨房,剧孟跟着进来,“九师姐,我能帮你什么?”

“不用!不用!”秦可依急忙道:“有南佳就可以了!”

剧孟看门口有堆尚未劈完的柴垛,说道:“要么我去劈柴吧!”

“好!好啊!”秦可依一笑,“那就有劳了!”

劈柴剧孟可没少干,没过一会柴垛便矮了一截,剧孟正劈得起劲的时候,忽然传来一声低喝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剧孟抬起头,见一名锦衣弟子和一名白胖弟子走了进来。

锦衣弟子面目俊秀,昂首傲物,步履间却有几分阴柔之态,眼神中流露出几分不屑,见剧孟没有立即回答,语气当即变成了斥责:“问你呢!”

剧孟心中不快,说道:“你没看出我在劈柴吗?”

锦衣弟子微怒道:“我问你是什么人!”

剧孟又说道:“你没看出我在砍劈吗?”

“废什么话!”白胖弟子大声喝道:“沧师兄问你没听见吗?”

剧孟冷冷道:“我说我正在劈柴,意思就是没空理你们!”

白胖弟子怒喝一声:“哪来的野小子,竟敢如此无礼!”

剧孟神色平静,说道:“若想知道别人的来历,先得自报家门,所以你们若想知道我是谁,先说说你们自己是哪来的野小子!”

“找死!”白胖弟子大怒,随手抄起一根圆木,当头便朝剧孟砸了下来,剧孟抡起斧头就劈了过去,那根圆木当即被劈为两半,白胖弟子吓得急忙撒手后撤,随即怒喝着拔剑冲向剧孟,然而刚冲到一半,忽然从里屋飞来一物,白胖子弟急忙挥剑格挡,“嘡”的一声脆响之后掉下一物,原来是一把炒菜勺,紧接着秦可依从屋里冲出来,大声说道:“谁敢对剧孟无礼!”

南佳紧接着从屋里冲出来,怒喝道:“刘沧,又是你!”

锦衣弟子名叫刘沧,当即向剧孟拱手行礼,刚才还是怒气冲天,转瞬间便变成了满脸堆笑,“原来是剧孟兄弟,失敬!真是失敬!”

剧孟放下斧头,不紧不慢道:“客气!客气!”

刘沧随即又朝白胖弟子大喝一声:“竟敢对剧孟兄弟无礼,还不过去道歉!”

白胖弟子百般不愿,还是向剧孟拱手行礼,“龙山弟子曹玉,剧孟兄弟,得罪了!”

剧孟依然不紧不慢道:“客气!客气!”

“剧孟,你过来!”秦可依将剧孟拽到身边,然后指着剩下的柴垛说道:“四师兄,劈不完这些,可不许吃饭噢!”

“啊?”白胖弟子是四师兄曹玉,此时曹玉脸色难堪至极,“这饭还没吃,哪有力气劈柴禾!”

“可依让你劈你就劈,哪来那么多废话!”刘沧一脚踢到曹玉大腿上,然后笑容满面地走向南佳,“听闻小师妹遇险,师兄真是着急的很,这下总算是放心了!”

南佳不理刘沧,径自走向剧孟,“我们走!”

剧孟将柴斧扔到曹玉脚下,“有劳了!”

“南佳!南佳!”刘沧快步追上南佳,大献殷勤道:“师兄知道你受了委屈,特意买了很多好吃的给你压压惊,有五香熏鸡,有姜记糕点,还有你最喜欢的罗氏糖块!”

南佳皱眉道:“不稀罕!你自己留着吧!”

“给你买的,师兄怎么能留呢!”刘沧压低嗓音道:“我已经放在你厢房门口,回去你就可以宵夜了!”

“我说不稀罕就不稀罕,快拿回去!”

“已经送给你了,怎么能拿回去呢?”

“那你就一直在那放着!”

*** *** ***

吃饭的时候,南佳坐到剧孟身边,小声说道:“以后见到李沧小心一些!”

对自己不怀好意的人得罪就得罪了,剧孟也并不在意,问道:“除了曹玉,大家对刘沧虽然也算热情,却有些敬而远之,他究竟是什么人?”

南佳说道:“刘沧是楚王刘茂次子,据说是楚国太子最佳人选,数月前拜入五师叔门下成为记名弟子,因此便留在了龙山!”

“刘沧居然是大汉皇族?难怪他会如此倨傲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南佳不屑道:“不过你今天得罪了他,今后要小心些!”

剧孟说道:“我只是一介小民,今后也不会和他有什么瓜葛!”

南佳说道:“刘沧心胸极小,还是小心一些为好!”

剧孟笑道:“好吧,那我今后见到他就躲着!”

*** *** ***

用完饭以后,剧孟独自返回小师叔院子,路过一片青松林的时候,剧孟忽然听到林中传来一丝异样的哗哗声,猛然抬头发现林中闪起一道亮光,紧接着一道剑芒穿过松枝疾刺而来。

“什么人?”剧孟一声惊呼,急切间来不及拔刀迎击,双脚有如车轮一般蹬到地上,身形风一般倒掠而走。倒掠之际剧孟发现那道凌厉的剑芒之后是个蒙面灰衣人,蒙面人眼神阴狠,饱含着杀机,剑势始终锁定着剧孟眉心,紧追而来。

瞬息之间剧孟便倒飞数丈远,窜到青松林边,随即剧孟脚步转换,侧身横飞,同时拔刀在手,双脚蹬到一棵大树上,借力迅速窜了回来,一刀迎面向蒙面人拦腰疾斩。

蒙面人或许没想到剧孟还能反击,就在剧孟一刀即将斩来之际蒙面人长剑下行,轻轻拍到剧孟朴刀上。

“拍!”

剧孟当即感到一股巨力传来,刀锋飘向一侧,蒙面人一剑拍偏剧孟朴刀之后,紧接着直刺向剧孟胸膛。

剧孟一惊,此人功力远在自己之上,实在没有必要和他硬拼,身形当即激射到一颗大树之上,旋即在枝叶间纵横腾挪,仓皇逃窜。蒙面人身形为枝叶阻挡,虽然慢了一些,但仍然紧追不放。

片刻功夫,剧孟眼前忽然大亮,原来已经冲出了青松林,失去大树的凭借剧孟知道难以甩开蒙面人追击,一声长啸之后,借着枝丫的反弹之力腾起丈余高,然后凝空一刀劈向急追而来的蒙面人。

蒙面人举剑直刺,刀剑相击的瞬间爆出“嘡”的一声脆响,剧孟感觉手臂巨震,朴刀就此脱手,而身形仰倒,急坠而下。

蒙面人长剑激荡,剑势又起,一剑快似一道流光,向剧孟后心疾刺下去。

剧孟人在空中,忽然又发现树下有人拔地而起,一剑向自己咽喉疾刺而来。剧孟大惊失色,心知自己就要命丧当场。

“你敢!”夜空中突然传来南佳一声暴喝,紧接着一道细细的剑光疾飞而来,那剑光龙游前行,急切之间刺开蒙面人剑锋。

树下那一剑在即将刺中剧孟的刹那剑锋稍稍一偏,贴着剧孟肩头刺向蒙面人。

那一剑刺的极快,刹那便没入蒙面人咽喉,于是剧孟在落地的瞬间看到一双无比疑惑而又震怒眼睛,随即蒙面人仰面栽倒地上,被喷涌的鲜血所覆盖。

南佳迅速冲到剧孟身边,急忙问道:“怎么样?有没有受伤?”

“我没事!”剧孟发现树下之人是大师兄丁震,当即躬身施礼道:“多谢大师兄出手相救!”

“客气了!”丁震拱了拱手,说道:“此人居然敢在龙山行刺剧孟兄弟,真是死有余辜!”

“大师兄!”南佳高兴地迎了上来,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丁震说道:“我听到剧孟兄弟的惊呼声便赶了过来,幸好来的也算及时!”

七师兄柳千城飘然而至,看着地上血人说道:“什么人?竟然敢在龙山行凶?”

丁震摇摇头。二师兄周豹、六师兄楚子才、八师兄南宫破和九师姐秦可依纷纷飞扑而来。

周豹看着地上血人,脸上闪过一丝异色,走过去用剑挑开刺客面纱,旋即惊呼道:“曹玉?!”

“什么?”众人皆是大吃一惊,纷纷凑近一看,果然就是四师兄曹玉,秦可依惊惧不已,颤声说道:“难道就因为劈个柴,曹师兄就起了杀心?”

丁震等人不解,秦可依这才将剧孟与曹玉和刘沧结怨的经过说了一遍,周豹疑惑道:“些许恩怨,不致于刀兵相见吧?”

众人感慨不已,丁震说道:“曹家是楚国一个小家族,所以曹玉一向唯刘沧马首是瞻,曹玉想杀了剧孟兄弟,或许是想讨好刘沧!”

“还真有这个可能!”周豹沉吟道:“刘沧自视高贵,心胸又颇为狭隘,觉得丢了面子,这才让曹玉杀剧孟出气!”

丁震看了南佳一眼,说道:“还有另外一种可能!”

“大师兄别再说了!”南佳有些气恼,“我这就向师父禀报,将刘沧赶下龙山!”

“等等!”丁震急忙道:“刘沧毕竟是皇族,又是五师叔的记名弟子,若是没有证据师父也不好将他赶下山!”

南佳气愤道:“那就任他胡作非为吗?”

“一切等见到师父和三师叔再说!”丁震看了剧孟一眼,微微一笑道:“这样吧,剧孟兄弟随我上千机阁当面向师父详细禀报,二师弟去找五师叔,其他人先守在这里!”

剧孟看着浅笑不止的丁震,心里打了一个寒战,刚才丁震似乎要杀自己,却忽然剑锋一偏转而杀了曹玉,而曹玉濒死之际疑惑而又震怒的眼神,说明他根本想不到丁震会杀了自己,这丁震究竟是谁,为什么要这么做?其中有何秘密?剧孟心中发虚,急忙说道:“要么我和周豹师兄一起去千机阁吧!”剧孟说完看着周豹说道:“周师兄,在下正好有事情向你请教!”

“好!”周豹爽快道:“那我就陪剧孟兄弟去一趟千机阁!”

丁震犹豫了一下,“也好,那我去找五师叔!”

路上,剧孟说道:“我想请周师兄讲讲丁师兄的来历,越详细越好!”

周豹有些惊讶,“剧孟兄弟想知道这个做什么?”

剧孟笑了笑,说道:“丁师兄是龙山未来的掌门人,知道详细一些自然好!”

“那好吧!”周豹想了想,说道:“丁震出自洛阳丁家,丁家是有名的世家豪族,先祖阳都侯丁复是开国大将,曾斩杀项羽手下大将龙且,官至大司马,大汉十八侯之一,近些年来丁家虽然有些没落,但族中仍然有不少子弟在朝中为官,丁震父亲是族长三弟,所以丁震在丁家并非嫡系,但丁震自小酷爱武道,据说与先祖丁复性情相似,所以丁家便将丁震派到龙山习武!”

剧孟问道:“丁震看起来谦谦有礼,但实际上如何?周师兄了解他吗?”

周豹说道:“像丁震这样的世家大族子弟,自小便有极其严格的家教,最不缺的便是礼数,但此人城府极深,我看不透他,所以你问他如何,我还真不知道!”

周豹虽说不知道,但言语间隐隐透露着对丁震的不满,或者是不屑,但周豹既然已经说不知道,剧孟自然不好再追问。

剧孟不再问,周豹也没有再说,两人继续前行,就在千机阁遥遥在望的时候,周豹忽道:“剧孟兄弟,想知道丁震想说,南佳没让说的另外一种可能吗?”

剧孟说道:“当然想!”

周豹说道:“南佳家世显赫,楚王刘茂曾数次到萧家求亲,据说是南佳不喜欢刘沧,萧家便婉拒了这门亲事。后来南佳回龙山,刘沧竟然跟过来拜到五师叔门下!”

剧孟心中一动,南佳家世究竟显赫到何种程度,竟然引得诸侯国大王亲自登门求亲?

周豹接着说道:“楚王有十三个儿子,人人都可以立为太子,刘沧现在虽然最有可能,但他若是不能迎娶南佳,成功拉拢萧家,楚国太子之位只怕与他无缘,所以刘沧可以忍受南佳不喜欢他,但他绝不愿意看到南佳芳心他许!”

剧孟说道:“难怪刘沧一见南佳便大献殷勤,而南佳却对他置之不理,对我却颇为亲近,所以我被他怀恨在心,当成情敌了!”

周豹点头道:“不错!”

“刘沧真是想多了!”剧孟一笑,说道:“那我以后可得与南佳保持距离,省的引起误会!”

周豹哈哈一笑,“剧孟兄弟想退缩了!”

“不是,不是!”剧孟有些窘迫道:“我与南佳只是偶遇,绝没有那个意思!”

周豹继续笑道:“南佳之才貌,天下男儿没有不心动的,莫非剧孟兄弟想说自己不是男儿吗?”

剧孟当即说道:“在下绝无此意,再说在下始终是个局外之人,也不想蹚这浑水,等见到小师叔,我就告辞下山!”

周豹笑容渐敛,心中若有所思,“龙山也不平静,此时离开也好,只是不知道剧孟兄弟以后想去哪!”

剧孟说道:“在下生长于落霞村,自然是要回去的!”

周豹说道:“不妥!”

剧孟诧异道:“为何不妥?”

周豹说道:“无论你愿不愿意,你与刘沧已经结怨,而以刘沧的性情,不会隐忍不报,所以你此时回村,或许会给你们全村带来灭顶之灾!”

剧孟心中一颤,顿时呆立当场。

周豹接着说道:“大汉天下看似太平,实际上暗潮涌动,纷扰从未断过,而剧孟兄弟自从离开落霞村,无意间救下南佳开始,便已经卷入这天下大局,你若不想灰飞烟灭,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!”

周豹与自己只有数面之缘,此时却能真言相告,剧孟心中感动,当即躬身行礼道:“周师兄言之有理,在下受教了!”

“剧孟兄弟客气了!”周豹拱手道:“若是没有合适的地方可去,在下倒可以为剧孟兄弟引荐一个地方!”

剧孟问道:“什么地方?”

周豹说道:“细柳大营!”

剧孟心中一震,急忙问道:“是大汉北军细柳大营吗?”

周豹笑道:“大汉还有别的军营敢叫细柳?”

剧孟仍然心存疑惑道:“周师兄真能替我引荐?”

“当然!”周豹肯定道:“家兄便在细柳营供职,只要我修书一封,你便去得!”

细柳大营从军,一直是剧孟和程七的夙愿,剧孟心中大喜,当即道:“如果找到程七,不知能否带他一同前往!”

“当然可以!”周豹一笑,见剧孟又想行礼,当即伸手阻止道:“剧孟兄弟是可造之材,无论哪里都可去得,不过我觉得细柳营更适合你!”

说话间,剧孟和周豹便来到千机阁,只见院门半开,掌门正坐在树下,沉静地看着两人。

本文由 @admin 发布于 2022-08-06。

本文系 @admin 转载发布在 疯享网-免费发帖网站。如有侵权,可联系删除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5i818.cn/wz/11233.html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还没有评论,快来说点什么吧~